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时间:2021-09-27 09:20来源:艺栈网 点击:0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2021年9月19日下午,秋雨绵绵,由个山美术馆主办的“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北京宋庄隆重展出。共展出其画集《心相》出版的精品佳作100余幅,展览同时举行了田智宇书画艺术研讨会,与会嘉宾纷纷发言,有的赞誉、有的建议,以诚相待,真心交流,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艺术交流活动。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展览前言

 

观田智宇画,可作书观,其作画,识画中之物象如字,随以书法为之;观田志宇书,可作画观,其作书,识书中之字如画象,随以画法为之。其画作、书作,笔墨浑然一体,给人以深刻印象。

关于中国画的笔墨,在上个世纪末有一场大论辩,焦点是笔墨是否等于零。讨论持续很久,观点也颇多,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当时的论辩忽略了一个问题,即中国画笔墨核心观产生的原因。

笔墨核心观原于书法,是融书入画。试想,如果把论辩带入到书法,书法业内是决不会讨论笔墨是否等于零的,因为没有笔墨书法也就不存在了。其实书法的笔墨也来自写生,书法的写生,是写生物象以造迹,造迹以传物象之神。诸如,写生“屋漏痕”,写生“折钗股”,这是静态的;还有动态的,写生“高山墜石”,写生“惊蛇入草”,等等。更不可思议,写生于无形,辟若声音,有“闻涛声而书法大进”之说。

当中国画发展到文人画,画的性质产生了根本的变化,强调造迹,忽略造象,许多文人画家把书法的造迹写生带入了画法,笔墨随之成为文人画的核心内容。书法的主体是文字,文字形象纵然来自然物象,但确实不必再与自然物象发生干系,建立以笔墨为核心内容的书法艺术也顺理成章。

画则不然,画的主体一般被认为是形象,如果放弃写生自然物象而造象,延用简化、定格的传统造象建立以笔墨为核心内容的观点,就必然要招至长久的批评,尤其是西洋绘画传入,其画理被普遍接受以后。批评归批评,时至今日,文人画画家一直还是在孜孜以求的这样做,这说明文人画的笔墨核心观仍有生机,说它穷途末路,应该是杞人忧天。

田智宇正是这样的画家,以文人画为研究方向的画家。他善书法,通画法,更善于用书法为画法,变画法为书法。他说,认真研究传统书法、画法后,有许许多多感悟想表达,不是我要选择笔墨,是笔墨要选择我。

田智宇内向,不善言辞,与人交流或许还有些语话迟。但湖南深厚的传统文化与青山碧水给了他一股豪气。结束学业后,他本来可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及顺利的人生,但他毅然放弃,选择了下海经商,且远离故土来北京打拼。他有自己的成功失败,他有自己的飞扬低靡,其中太多太多的炎凉,太多太多的甘苦,或喜或悲,或忧或愁,或恐或惊,一经深思,便催生着了悟,当有了许多多了悟释然想要表达的时候,正如田志宇自己说,笔墨自己找上门来。用山水人物形象,表达不清楚,用字词文章语言,更表达不清楚,然笔墨确可以,说清楚这人生在世的迭宕起伏!笔墨写生,写人生。

田智宇的笔墨取法,是传统的,古典的;而他的笔墨表达,是当下的,时新的。

历年来,田智宇有了大量这样的作品,如今辑集并举办展览,观者自能从作品中体会感受他“与古为新”的人生。

——刘牧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研讨会现场

冀问: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值此佳节来临之际,《心相》田智宇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开展。我是艺评人冀问,我谨代表个山美术馆对来宾、朋友莅临个山美术馆表示衷心的感谢。在座的各位都是个山美术馆的嘉宾和友人。我们今天来研究田智宇先生《心相》书画作品。希望大家踊跃发言。在展出的几十幅作品中,山水、花鸟、人物、书法。大家已经观摩过了。那我们现在开始研讨,首先有请今天的主角——田智宇。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画家田智宇

田智宇:我叫田智宇,来宋庄十年了,是男的;下面,我就请大家多多直言批评。好,谢谢!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陈耕夫

陈耕夫:我跟田老师认识十来年了,每天生活在一起,今天来参加田老师的展览,非常高兴。看了展览也非常震撼,也非常难得。我感觉到了个山美术馆有眼光,能收藏到这么多田老师精品力作,难得。因为我和田老师共在一个画室创作,了解比较多。田老师画画,善用文房四宝,能把文房四宝用到极致,这个是田老师一大特点。笔墨纸砚,尤其是纸。他经常去安徽徽州泾县。不惜重金买好纸,更是不惜重金买好墨。这些作品我全能看得出来。不是好纸好墨,画不出来这种感觉。作为一个书画家,能把文房四宝用到极致,是对艺术家作品的一个锦上添花。谢谢大家。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艺术评论家山上山人

山上山人:我来宋庄好多年了,之前也做过一些艺术方面的评论。认识智宇也好几年了,看到他的作品比较喜欢。因为是中国的文人画,其实,在现在是比较没落的时候,但是你像中国画的山水,包括工笔其实是很昌盛的,像美协这一块。但是像宋庄这一块可能自由的艺术家比较多一点。自己搞自己的艺术多一点,也是一个趋势。所以当我看到田智宇的画,感觉到中国画的这种文人气,文脉没有断。他是继承了这种品质。包括对艺术的追求,这种境界。中国画现在还是注重这种神似,内在。我们需要有一些学术性的探讨。这也是展览的意义。为什么呢?在座的各位可能都是对艺术界有深刻认知高度的名家。另外我还看到了田智宇的笔墨精神,田智宇在我眼里是值得敬佩的。所以说,这个田智宇的实力很大,但是他一直很低调。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应该推崇真正有文化,有才华的有实力的,文化担当的艺术家。所以我觉得这个展览很有意义。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白阳道人

白阳道人:我跟智宇已经认识十多年了,但是以前的状态和现在的状态,我以为应该是得道了。一个文化人能进入的自己的思想状态是很不容易的。今天我和他一起来的美术馆,看到他的作品我觉得让我受益很多。他以前的状态还是在描绘大山大水,在传统上一直徘徊。现在看来已经进入自己的道了。就是从他的笔墨里看出来很超脱。从自己的心性上来说把自己做的很好。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是我要学习的一个状态。虽然我在道学上走了这么多年,在研究,在探。也秉承着一些文人画的一些理念,像田智宇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个状态,这也是我要学习的地方。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丛无为

丛无为:我和智宇做了三年的邻居。我的观点是中国人学画画,大多数是从古人那里来的。不管是从美术馆学,画册里学,芥子园里学,真正从大自然学到的不多,也不懂。我看了看智宇的画,本次画展《心相》,大多数以书法入手,把以书法入画这种独特的表现手法呈现出来。这个最能体现他书法用笔的是他的人物,我觉得你应该重视这一点,有前途。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王子虚

王子虚:智宇是一个有趣的人,平时看似语言不多,实际上是有智慧的。你只要打开它的心扉,他是那种妙语连珠的。记着有一次智宇和我说,绘画,你只要把儒、释、道三者任何一教修好,你就可以有大成就。他跟我说,我还一头雾水,思索了好几天,哎呦,他说的有道理。智宇是一个悟者。同时他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你可以从他的画中看出脉络。你比如:龚贤,石涛,还有近人齐白石、黄宾虹都在他的囊括之中。但是他又转化,这一转化做的好,特别妙。你这一转化有了心相,这个心相是他自己的。所以说我对智宇是有期待的。几天不见他的画就会想,他画到什么程度了,会不会又有一个新的气象了。我觉得智宇可以往前再迈一步,在大开大合一点。比如把构成纳入你的画中。甚至把色彩也纳入到你的画中,可能会有一个新的面貌。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不一定成熟。如果再做一点减法,甚至把构成色彩可能会有一个新面目。我对你还是有期待的。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孙鸣秋

孙鸣秋:刚来宋庄就认识田老师了,很多年了。虽然接触不多,对于田老师的画来说,去他家里转了一圈,看了很多。有一个是难能可贵的,花鸟、山水、人物都包括了,是全面的。在全面的过程当中气韵是一样的,那是不容易的,所以我觉得绘画的题材包容到最后是自己的面貌,是自己的气韵。比如《心相》这本画册里有几幅画让我记忆深刻,《山魂》、《秋韵》、《满纸荒唐墨》、《独钓寒江雪》。这四幅画我印象最深刻,从传统中来以后还得突破,还得找到整个体系。这条路的面貌相近是不容易的。自己的面貌在整条路里面都是有体现的还在突破,再去往前走,我看出田老师的艺术一直在涅槃重生,出现了很多面貌,面貌之中还有自己,希望田老师越来越好。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评论家贾谬

贾谬:经历了一百多年的文化的断层,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传统文化复兴的一个新时代。中国画呢,它作为我们几千年来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的一种形式,它不光是个艺术形式。而且它是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我们经常说琴棋书画,一直说这么多年,但是到了今天,能欣赏中国画的人非常少。我们今天在坐的人都是书画大家,非常懂笔墨,但是我们到社会上去,能通中国画的人是非常少的,所以海博每天他都要在直播间中给别人讲怎样欣赏中国画。今天田智宇老师画展,他的画是一个非常正宗的传统的文化画,从元四家一直到八大石涛,到黄宾虹、齐白石。刚才子虚老师也讲了,还有陈子庄的东西。他就是很全面,可以说是一个传统文人画和笔墨语言的学养,非常全面的这样一个画家,今天个山馆做这样一个展览,而且邀请这么多懂传统、懂文人画这个笔墨语言的一些嘉宾来讨论,我觉得这个活动能让更多的人就是去学会欣赏中国画,这是我们现在非常需要做的事情,我觉得这样的展览活动非常有意思。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郝中豪

郝中豪:我还记得田老师几年前的展览,时隔数年,参加这次《心相》画展,我觉得田老师作品在像蝉一样的蜕变,大家说的是田老师的画,文人画,传统画之类,我想说的是田老师这两年书法的一个变化,以及他的阅读量,给他的这一批画带来很大的积淀。2015年的时候田老师的作品逐渐成型,但是没成系统,还有一些稚嫩,但是这两年我看到田老师对于书法以及禅宗方面的理解,对这些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祝贺田老师这次画展圆满成功。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雷刚

  雷刚:我跟老田认识的时间比较长,十几年了,但是现在感觉越来越不熟悉他了,因为他画的越来越好了,超出了我对他的理解和认识。他的确在以书入画这方面做了很深入的研究和训练。虽然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画新一点的东西,田老师呢,他是扎根于传统,但是我觉得,他在传统方面还是扎的有模有样,挖的比较深,这条路应该是也能走出一个很新的天地,谢谢大家。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高胜雨

高胜雨:我是从昨天来个山美术馆,看到了田老师的画,总体看田老师书法绘画的面貌,非常让人激动,我对田老师不太熟悉,不过作品是作者内心很真实的一个表现,内心怎么想的就是怎么画的,这是绝对一致的,如果画的不是想的,那就不叫画了,更不叫艺术。田老师的作品,我觉得从几个方面吧,一是师古,他对传统的继承是下了功夫的,无论是宋元,明清,还是当代,他继承的文脉是正的,如果非要定格调的话,田老师这属于文人画体系,他的画给人的观感是文气,但是又有一种磅礴的感觉,所以能看出他是一个能粗能细的人。既能放的开又能收的住,这在绘画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我又看了他的书法,和他的画相得益彰,他绝对是以书法入画的,他只有对书法有很深的理解,对中国传统笔墨有再次的创新,才能表达出这种气质。为什么我说他是师古,他的山水有陈子庄和黄宾虹的东西比较多,花鸟受陈子庄和齐白石等近现代大家影响,但是,总结来看,他又结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既继承了传统,又结合了自己思辨的思想,刚才和媒体也聊了一些,非常好。他的书法和绘画是一致的,非常难得,既有风度,又有松的东西,这个松很难,比如性子非常急的人,他画不了松的东西,天天端着架子,放不开,松是非常难得,松又不能散,什么叫游刃有余,就是你手在刀刃上游走但是不割手,不弃不离的这种感觉,非常难得,所以田老师对书法和绘画的这种结合,非常好。

再一个是师古人师造化,任何一个画家,必须要师古,尤其是笔墨。如果中国画去掉笔墨就不叫中国画了,所以中国画中国文化是向内取的,不是说形式上不断的变化。我曾经看台湾很多名家大家的作品,台湾对传统的继承是非常好的,但是自己的面貌很少,当时我怎么理解的,我说台湾人不懂创新么,只继承不懂创新,这对艺术发展是个很大的障碍,后来我才看懂,他们是对中国文化真正继承,传统文化这个壳貌似都一样,从唐宋元明清一直到现在,看中国画大体上没多大变化,难道古人就不懂得变通么,不懂创新不懂结构么,是不懂笔力不懂色彩么,他们懂,他们是在向内取,求内在的东西,所以要师造化。山水在于写生,真正面对大山大水,和古人去交流,就出现新的气象了。所以说师古人,师造化,得新元,田老师自己也在思辨,现在还处于一个朦胧的状态,所以我为什么说看到了黄宾虹,看到了陈子庄,这是我看到的继承,最后还得有一个独立的面貌,这个非常重要,形成自己独立的语言体系,这个是任重道远。田老师最为难得的是他那种消散的气息,尤其是大写意,有一种清气,雅俗,清就是雅,有清气,有文人气,有书卷气,这就是高级的东西。在你的画能读出东西来,为什么有的画看一千年,看不明白,关键就是能读进去,里面能读出内核来,中华文化就是儒释道三大体系,你通了一家,你就通了画了。

我跟田老师今天也是第一次认识,但是田老师的画给我的气息就非常好,以书法入画,非常难得,那种松骨,消散,清气,都非常好,但是我也提个建议,就是对内容再高度概括,形成自己的一个语言体系,在理论方面再探索探索。现当代中国不缺个性,就缺内核,我们在强调个性的同时也要强调内在的东西,就是传统文化,中国画和西画唯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往内取,一个往外取,我对中西文化做了一个对比,中国文化像饺子,西方文化像披萨,两个审美体系,披萨外在的东西多一些,中国是你不吃不知道馅,你只有吃了才知道味道鲜美,这个营养丰富,这就是两个审美体系,所以这是中西文化在起作用,而不是中国画和西画的区别,当两个文化对冲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有等同性,各有千秋,但是也不能说中西合璧就好,如果合不好,也是个坏事情,所以全世界来说,好的艺术,首先具备民族性,田老师在这一块也是做了很多的探索,现在也是初露锋芒。画一定得能读进去,可赏,可品,可读,可学,先是走马观花地看,但是每一幅画都能留住人,让你迈不出第二步,像陈子庄早期,他的画就是能让人读进去,看画的人和赏画的人是心灵相通的,古今中外来说,都要承前启后,承前就是继承传统,启后,又能启发后人,这是任何一个大师都具备的特质。我觉得田老师未来可期,气息非常好,非常难道,祝越来越好。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郑瀚林

   郑瀚林:我是前天晚上才到的北京,我跟田老师也是第一次见,田老师的作品我也是前天晚上才看见。当时我进来展厅,我在田老师的这个展览上我看了很多画,田老师的这几幅画都大气,几个幅画让我的感觉特别深,山水呢,就一个笔精墨妙,这个线条啊,气很足,很雅。调子很高。我现在就发现我做错一件事情,我很后悔2016年离开宋庄,我2016年离开宋庄,是为什么离开呢?因为那时候,我认识了徐忠平,主要也是没有讲话。但是那时候徐忠平给我印象很深的,他走了以后,让我觉得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后来才发现我错了,你看这些高老师还有这么多个山八友的成员都在这里,那个时候我也不认识海博啊,要是早认识,我早就不走了。所以呢我要重回宋庄,跟这些老师打成一片,我没有喝酒也不敢多说。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古琴家、画家魏海波

魏海波:我今天是路过,来个山馆看到这个画展,我刚才简单看了一下,田老师的画非常好,很有古意,又有新意,谢谢。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葛振山

葛振山:我发现各位老师都把所以词汇都讲完了,我这没有什么特别的语言来形容,我和田老师也认识好多年了,这个作品,艺术悟道,古朴,自然,非常的质朴,充满了浓厚的情趣。非常大气非常感动。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古中医传承人、画家谭永虹

谭永虹:我刚才听了那么多,感觉大家把这个古今的笔法都讲得很明白了,但是这个东西具体是怎么做得,这需要一个反思,该怎么去入手这是重要得。你说谈古今,谈中西,谈风格,谈内求,谈外修。这东西是一个方法论,这么怎么辨别古今,从面貌上我要追求一个花样,田老师的画给我的感觉很多的都是朴实,很拙很朴实,很本真,和他本人一样。我看到了很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确是五花八门,各类的颜色很丰富,但是给我最后的印象就是没有感动,把我的眼球刺伤了,内心没有受到一点感动,内心没有感觉到一点点回味。这是为什么现在的当代、当代很容易肤浅,为什么叫做当代,就是因为他不够成熟,不成熟才叫做当代。

这个东西慢慢走远了,他会成熟,所以这个是一个求心得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向古人求不丢脸,古人有句话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虎穴都没有进,既然进了虎穴是吧,我一定要抓只小老虎出来,就是一定要有所得,而不是怕进虎穴,虎穴没进就怕了。这个东西不对,因为古道则是新,古人经验的东西只能怪自己没有学好,不要怕自己撞车,永远不要担心自己跟古人撞车,跟西方撞车,我们的东西都是双向性的,我们的思维是双向性的,那么它永远都不可能撞车。我们的阴阳转换,它有阴长阳衰的规律,怎么会撞呢?还有一点就是,我们继承古人不撞车的方法是,我们站在一个高度去看待古今,就是从传统怎么走过来,整个面貌过来,不要停留在像上,不要找像。我们要停留在精神上,我们为什么千万不要找像?因为在找像上容易失望,程序上学得很好,就是我们说得面貌所学,假如我们不找像得话,由于我们只是学习古人得精神,程序没有达到,但是我们精神达到了,这就是我们的一个方式,我们只学古人得精神,站在一个制高点去看待一个古人,这样才能有所收获,这样才能抱一只小老虎出来。这是一个点,还有就是田老师,我们也比较熟悉,我们经常也吃饭,我们属于吃饭不在外面吃在家里吃。就探讨也比较多,田老师是有追求的人,他自己有追求也不张扬,有很多时候对朋友也很真诚,朴实。这点也是我敬佩的地方,所以我们也会经常聚一聚。他也有想法,他也不是在疫情期间,没有办法出去,他也在写生了,那天我们也谈到了师造化得问题,这里他早有所想,师造化,同时把古今融为一炉,等到这个天下太平了,大家就可以走一走了,也可以出去写写生了。我也觉得田老师后面会有我们更加期待得东西出现,按现在这个追求下去,在60岁会有一些更多得东西,会更好。这个在哲理上,在寻道得路上,不管做文艺还是做任何一项东西都好,一定要入道,一定不要在我们书法上求书法,在画上求画法,这样不对,我们一定要入书道,入画道。入道之后才能明白宇宙自然之法,自然会有所获。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刘薇

刘薇:我和智宇是老乡,又是我的师兄。像这些作品我之前没有见过,我原来熟悉的他的山水风格是属于传统,但是今天看他的作品,我觉得他在传统的基本上又往前走了一步。智宇的画很朴实,不管是花鸟还是山水,很本真,比如像他画的房子,我一进来看到里面的房子,就开玩笑说,他这房子特别结实,能抗八级地震。他的画里面透着拙气,这种拙气应该说是他艺术的生命力吧,我觉得这一点是我要学的。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大廉

大廉:田老师的作品以书入画,很有拙味,很好。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策展人刘海博

刘海博:田老师特别有趣,他平时也不爱说话,慢慢吞吞的,这只是他的一个表面,实际他是一位面如平湖而胸有激雷者,我领教过他的车技,也品尝过他的厨艺,跟他在聊天的当中能知道他对书画甚至是对书画以外的很多事情都懂,只是他不想表达而已。我们个山馆也非常有幸来为田老师做这个《心相》画展,这本书上的出版作品大部分都已经被个山馆及全国的一些藏家来共同收藏了,很感谢田老师对我们的支持,也很感谢各位师友对个山馆的支持。个山馆虽然是一家年青的艺术收藏机构,但是个山馆的收藏宗旨是:“不看名气、不看地位,一切用我作品实力说话”。我们就想把宋庄的一些高水准的实力派画家给推广出去,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来关注宋庄这群没有背景、没有地位、没有名气的在野实力派画家,个山馆将会尽其所能,联合一些有前瞻性的评论家、收藏家来共同做好这件事情。

参展作品欣赏: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作品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作品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作品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作品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作品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作品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作品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作品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参展作品

心相——田智宇书画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画家田智宇

田智宇,1972年出生于湖南,早年师从湖南名家刘正凡、陈白一先生。2009年,于中国国家画院书画高研班学习深造,师从刘牧、曾来德先生。现主要从事中国书画的研究与创作。在导师的指导下,早期从沈周、龚贤、石涛、黄宾虹等前贤理论与作品的研究入手,体会传统国画的绘画语言。现阶段远涉宋元,力图将自然的物象与内心意象互相统一融合,构建完善的山水画创作语言系统。

2010年参加中国国家画院作品展,作品入选国家画院文献集,

2011年参加日出日落传承写生,纪念吴镜汀先生诞辰110周年,

2011年参加纪念李立三诞辰110周年书画展,

2012年北京宋庄田智宇书画艺术展,

2013年出版个人作品集《田智宇书画集》,

2013年参加中国职业画家协会作品展,

2014年参加菩提树下作品展,

2015年5月在山西太原参加由三晋文化研究会主办的一朵莲花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5年10月在雯华堂成功主办田智宇书画展,

2016年在北京成功组织主办北京湖南国画艺术研究会书法展,

2017年参加云卷云舒名家作品邀请展。

现为中国山水画创作院画家,中国国家画院曾来德书法工作室成员,中国职业画家协会理事。


(责任编辑:逸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