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争鸣·评论 > 艺海拾贝 >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时间:2018-07-08 16:37来源:江苏美术家网 点击:0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柏林,小小的机场,并不起眼,街道上的建筑一般不超过六层,与中国的摩天大厦无法相比,但德国的厚重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

德国的雕塑很多,大多数与战争有关,比如,柏林的普法战争胜利纪念塔,德国名相俾斯麦铜像两侧,一个是法治之神,一个是战争之神,背后是武器之神,德国正是依靠这三大法宝逐步强大,赢得普法战争的胜利。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玛丽亚是胜利女神,纪念柱下有四个武将的雕塑,他们手持利剑,斩杀龙、狮、鸡和蛇。在西方,龙代表邪恶,狮代表战争,鸡代表瘟疫,蛇代表阴险。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德国到处树立的胜利纪念柱和无处不在的和平纪念碑,他们是如此自豪地显示胜利,又是如此急切地期望和平,德意志民族始终缠绕在战争与和平的梦魇之中。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德国的教堂也很多,最有名的是威廉皇帝教堂。那天,经过柏林市中心,忽然听到钟声大作,这是威廉皇帝教堂12点报时,循声望去,一座古老建筑。危楼何止百尺,一半毁于炮火,另一半弹痕累累,德国人没有拆了重建,也没有做任何修补,让它孤零零地矗立在城市的中央。这座教堂是九世纪末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下令建造的,纪念他战功赫赫的祖父威廉一世,二战时被炸掉了一半。留下战争的痕迹,是警示后人,还是苍桑励志?过去强大,现在依然强大的德意志,还会不会发动新的战争?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但愿上帝保佑,斩除邪恶阴险和温疫,让人类远离硝烟炮火。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河流交汇处往往是文明发源地。柏林最宽的大道菩提树下大街就在斯普雷河边儿上。大街,一头连着勃兰登堡门,一头连着大教堂,还有欧盟和各国使馆,是柏林最繁华所在。勃兰登堡门是柏林的标志,门顶中央最高处的胜利女神,驾战车,由西向东奔驰,是得胜归来的象征。胜利女神被劫、被毁,又重新树立,见证了德意志民族荣辱与分合。曾经关闭28年勃兰登堡门,随着柏林墙倒塌,天堑变通途,打开这扇门的竟是苏联的总书记戈尔巴乔夫。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在菩提树大街上有一座美术馆,叫什么名字记不清楚,但这个建筑以及发生在这建筑里的故事,让我难以忘怀。美术馆正门朝南,在1991年之前,大门没有打开过,柏林墙堵在门前,只能洞开偏门,一道三百多公里的长墙,把东西柏林生生阻隔了二十九年,让共有的大街咫尺天涯。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墙倒众人推,仍留有残桓,这道阻隔之墙、苦难之墙如今成为一道艺术的风景。最有趣的是,勃列日涅夫和昂纳克接吻的漫画,已然成为风景中的风景,人们在漫画前嘻戏,揪勃列日列夫的耳朵,摸昂纳克的鼻子。不可一世的风云人物政息人亡,被人羞辱,四十年前不可想象,更加不可想象的是东德的女学生竟然是现在的联邦德国的总理。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慕尼黑是一座并不陌生的城市,机场与柏林相比,地方大了很多。悔当初,没有好好学外语,看不懂外文,不知道拿行礼的地方。“有难事,找警察”,一个佩带武器的年轻警察竟然带我们乘坐轻轨行走了很长一段路,一直把我们领到行礼处,他的热情周到中国警察未必能够做到。离开德国前,在商场购物,又碰到一个祖母级的售货员,在我购物半小时里,始终微笑着,我用手机翻译系统告知我的需求,她请年轻人,在电脑上用中文与我对话,不厌其烦,她的真诚,让我相信人性的善良,世界的美好。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日耳曼民族曾经是一个骄傲的人群,自许为优秀人种,比较排外,而如今是欧洲接纳难民最多的国家。接受难民带来一个问题是治安水平下降,盗窃、抱劫案件增多。刚到德国时,导游提醒,不认识的人跟你拥抱往往带来被盗。当时我想,凭什么拥抱你啊,总要交点小费。幸运的是这样的事在德国期间没有遇到。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飞抵德国时,上帝多赐予我6小时时间。回到国内,又少了6个小时。让我想通了一个道理:“人在世上走总是要还的。”德国之行,不虚此行。

德国记游——佘玉奇随想
 

(责任编辑:云卷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