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争鸣·评论 > 艺海拾贝 >

佘玉奇新年随笔丨硕鼠

时间:2019-02-07 08:57来源:江苏美术家网 点击:0
佘玉奇新年随笔丨硕鼠

一年下来,身上积满尘垢和疲惫,邀几个朋友洗澡,凑四条腿惯蛋,乘兴而来,兴尽而回。

回家,南辕北辙,开上大桥,崭新的大桥,华灯竞放,三面红族,光彩夺目,让人记起新中国的梦想与光荣。

佘玉奇新年随笔丨硕鼠

大桥曾驻扎部队,人称护桥部队,我从北京调回,第一站就是护桥部队。那年的雪真大、天真冷,办公室放两个电暖器还顶不住,冻得浑身打颤。办公室面对大桥,听南来北往的列车轰鸣声,思绪一下子回到北京,不停追问自己,到此地倒底为的是什么?就为了隐迹于江湖?我对自己的初衷产生了怀疑。

佘玉奇新年随笔丨硕鼠

这里的居住环境极其恶劣,宿舍在猪圈边的平房里。院里水洞里,墙角边,老鼠穿行,硕大无比。有一天,家里买了一只大公鸡,整整烧了两大碗,一支烟工夫,两大碗空空如也,夫妻俩面面相觑,各动脑筋破案,在下水道边找到鸡肉,这是老鼠的功劳。再后来,老鼠越发妄为,在衣橱里打家劫舍,生儿育女。最不能忍受的,夜深人静的时候,老鼠们在家里赛跑,还吱吱乱叫,让人难以入眠。忍无可忍,我与夫人开展灭鼠运动,先用鼠药药之,成效不大。再用竹杆拨之,老鼠从各角落蹿出,无奈大门紧闭,荒不择路,藏于门边冰箱之下,我们用小方橙把冰箱围住,留一小口,蛇皮袋侍候,用竹杆搅之,老鼠们纷纷进入口袋,扎紧袋口,一顿狠摔,老鼠尸横袋中,家中顿时安静下来。

佘玉奇新年随笔丨硕鼠

过了半月,老鼠呼朋唤友,呼啸而来。尤其夜深人静,天花板上,老鼠穿行之声,如同人登木梯,嘭嘭作响,惊心动魄。数月下来,我眼圈发黑,浑身疲软,精神恍忽。有天,我去市场买菜,一个卖卤菜的女人看着我好久,问,是否能罪了鼠精?我答,是。赶紧回去烧香认错,否则,不得安宁,直到折腾死您。

我惊出一身冷汗,暗赞高人了得。回去依吩咐做,虔诚致至,鼠患渐弱,一月以后,悄无声息。

佘玉奇新年随笔丨硕鼠

在护桥部队工作四年有半,最大的收获,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连老鼠都得罪不起,何况人乎?

(图片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云卷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