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争鸣·评论 > 艺海拾贝 >

佘玉奇随笔 | 怕回老家

时间:2019-02-07 20:36来源:江苏美术家网 点击:0
佘玉奇随笔 | 怕回老家

55岁的年龄,不适合长途奔袭。最主要的原因是怕听到震天的鼓声、唢呐声,听到这声音,就知道又有人死了。有时这声响从几个方向传来,让人倍觉苍凉、百感交集。

佘玉奇随笔 | 怕回老家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古代通迅不发达,要知道故乡的事不容易,客居在外的经常打探故乡的消息。如今一个电话,一个信息,就知道每天发生的事,但我越来越怕听到故乡的消息,我们上一辈的人,一个个没有了。童年生活过的,曾经十分热闹的老东街,一下子空空如也,在记忆里泼辣张家婶子,丰腴的李家阿姨,膘悍的吴家伯伯,一个个消失得无影无踪。

佘玉奇随笔 | 怕回老家

前几年,没有这个紧迫感,父母、岳父母都在,好像生老病死离我很远,父亲的病,岳母的死,骤然把我推向一线,我知道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亲人的老去。

佘玉奇随笔 | 怕回老家

妈妈在哪里,家在哪里。如果有一天妈妈不在了,家都没有了,回家的路也找不着了。记得前年这个时候,麦苗大概一尺高吧,油菜花刚刚开放,在这万物生的时节,岳母去世,突然产生人生无常的想法,第一次闻到死亡的气息。去火葬场给岳母送行,在一大片死人堆里等待,想到将来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竟然没有一丝恐惧。

佘玉奇随笔 | 怕回老家

与爱人娘家人分别时,大舅子说,娘没了,父还在,与以前一样,常回来看看,兄弟姐妹不要少了来往。能一样吗?前几天看了岳父一段视频,老爷子坐在台阶上吃着棉花糖,看着身体还硬朗,但目光己然空洞了许多,我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在想些什么?

佘玉奇随笔 | 怕回老家

去年3月,对我很好的邻居锦平大妈去世了,又一座不算太老的院子空了。她盖这座院子时,老东街还没有这样实泰的青砖屋,房子落成时,有多少人羡慕啊!

佘玉奇随笔 | 怕回老家

锦平大妈没有生育,领养了夫家侄子为子,与我同龄又同班。锦平大妈对儿子疼爱有加,又教养有方,上大学,评院士,做领导,一路平顺,成了她终身骄傲与依靠。每年儿子总会回来看她,官再大也陪她住在家里。今年草色青青时,这房这院老同学还会回来,还会住吗?去年,去看老街,还与锦平大妈拉家常、递烟,没几天人就没有了,世上再没有锦平大妈了,我的老同学只能捧着小小的盒子,把他母亲送到一个所在。陪好最后一揪土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心里将有多少落寞、多少伤怀?

佘玉奇随笔 | 怕回老家

养儿防老,也就最后几天,所谓有后,也就是有人捧个盒子,有人记掛。今生有缘,来世还能相见?只有天晓得。



(责任编辑:云卷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