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争鸣·评论 > 艺海拾贝 >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时间:2019-02-08 19:56来源:江苏美术家网 点击:0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季节的神奇,让人惊叹。一打春,风就变软了,吹在脸不再冷嗖嗖、硬梆梆。杨柳在湖边轻轻拂动着,细看,已有了小小的蕾,梅花打着朵儿,有的已经盛开,只不过是星星点点的,还没连成一片。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春风沉醉的晚上”,郁达夫写的二月的事,我猜想是农历。“杨柳岸,晓风残月”的二月也应该是农历,那时的春意会更浓烈一些,春风似剪刀剪出千条万条绿丝绦,象帘幕一样,把春天装扮更加靓丽。那花不是欲放、盛放,而是怒放,开得热烈,开得奔放。连压在石头底下苔花都不甘寂寞,何况桃花、杏花、梅花、牡丹花,怎能辜负时光?不争艳斗芳。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正月初二,午后的阳光下,我与朋友围桌而坐,说是打牌,还不如说是发呆,心思也不用在算牌上。流淌着的清泉哗啦啦的声响,倒显得周围分外的安静,时间仿佛流动得也慢了。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身上晒暖了,日头也偏西了,夕阳余辉洒满山头、湖面、屋顶,睁大眼睛欣赏着大自然赏赐的美景,竟不住想陶乎咏乎了。这时,不知从那里传来二胡的琴声,竟然是二泉映月,拉得曲不成调的,大家哑然失笑,牌也不打了,说起了唛霸左嗓子唱歌的笑话。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江南人就是聪明,只要有水就整出个风景,有潭就能编出一个故事,马鞍山有个桃花潭,据说是汪伦送李白的地方,“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汪伦是谁?本来没人知道,经李白这么一写,倒成了千古名人,桃花潭也成了人们旅游圣地。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江宁有个黄龙岘,也有一个潭,据说黄龙在这里洗过澡。离黄龙潭不远,居然还有一条青龙泉,龙没见到,泉是有的,一条清溪从远处深山流出,蜿蜒而下,一个小潭接着一个小潭,溪水清澈见底,潭底怪石嶙峋,有点柳宗元描述的“小石潭记”的感觉,不知道聪明的江宁人还能编出什么故事?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住在民宿里,边上有茅草屋,前面有湖,有木船,可惜木船是用作造景点缀,并不是用来捕鱼的,或是游览的。晚上,什么事也不做,拥被冥想,想着古人是如何行旅的?妻说,下场雨就好了。果然,下半夜淅淅沥沥,雨打窗棂,第二天,打开房门,山雾弥漫,一片空濛。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初三下午,回家、睡觉,一直睡到晚上七点,临窗远望,白茫茫一片,大雪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路灯映照着飘落的白雪,看得我两眼迷离。

佘玉奇随笔 | 此心安处

岁月静好,我安然入眠,睡到自然醒,连一个梦也没做。



(责任编辑:云卷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