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争鸣·评论 > 艺海拾贝 >

佘玉奇随笔: 故乡的河

时间:2018-12-13 23:09来源:江苏美术家网 点击:0
佘玉奇随笔: 故乡的河

母亲到南京来,聊起故乡的事,自然说起家乡的河。家乡的沟汊多,能称得上河的不多。骑岸镇有一条沧河,是人工开挖还是自然形成?我不知道,它在我心目中是一条古老的河,是一条宽阔清亮的河。

佘玉奇随笔: 故乡的河

河上有一座桥也有一道闸,便于泄洪和防止海水倒灌,是清末民初,乡坤集资建的,起名闸桥,后来这条河便叫做闸河。闸河上至长江,下至东海,从前是一条交通繁忙的河流。过去要去南通、石港都要坐船,我没坐过,父亲曾坐一天一夜的夜班船到南通求学,大多数是纤夫拉的,很少有机器快。

佘玉奇随笔: 故乡的河

我们长大后,沧河的作用日渐衰弱。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到中流击水,我们站在高高的栏杆,比跳水,一个猛子扎下去,会扎得很深,冷不丁会从水底摸上一把钢刀或生锈的手枪,这里曾是新四军与日本人激战的地方。日本人抓到抗日分子,都拉到这里砍头。共产党人抓到汉奸,往往手脚扎在一起扔进河里。奶奶不准我下河,说河里屈死鬼多,我们且当耳边风,偷偷去游。沧河边没有山,但有一大片桃园,有蟠桃,还有洋桃,躺在水面上幻想着春天开花,夏天结果,秋天硕果压满枝头,直流口水。

佘玉奇随笔: 故乡的河

如今桃园没了,沧河细成一条腰带,再没一点念想了。(图文:佘玉奇)


(责任编辑:云卷云舒)